通用公布一季度在华销量,“王者迟暮”的背后有哪些启示?

2020-04-09 | 浏览:153 | 评论:

“收缩、收缩、还是收缩”,很多年后,功成身退或是身败名裂的玛丽·博拉,会回想起那个刚刚执掌通用的下午,她审视着这家跨国车企的布局图,当然,那几乎就是一张世界地图,脑海里只有这么一个想法。

在玛丽·博拉的布局里,通用的未来似乎只依仗于中美两大市场。当其在华市场经营出现问题时,意味着它的未来开始往不好的方向倾斜了。

近日,通用汽车正式公布一季度在华销量。数据显示,其在中国市场共交付46.1万辆新车,与去年同期81.4万辆相比,下降幅度达43.5%。

上汽通用方面,雪佛兰销售5.09万辆,同比下滑54.7%;别克销量12.96万辆,下滑42.5%;凯迪拉克销量2.68万辆,下滑40%。上汽通用五菱那边,宝骏销量约8.22万辆,同比下滑51.5%;五菱销量17.22万辆,同比下滑34.33%。

诚然,大背景是国内汽车消费市场增长停滞,进入存量竞争时代。2020年开年遭遇的疫情也对一季度销量造成了极大的冲击。所有与市场紧密联系,发展依托市场规律,充分参与市场竞争的品牌,这一季度的销量快报、财报都有些难看。但细究下来,各家的处境却并不相同,对于部分车企来说,疫情只是上行过程中突遇的黑天鹅,它飞来了,稍稍驻足,它飞走了,继续上行。

对于通用来说,疫情却是身处下行渠道时遭遇的一次严重打击,下行的速度陡然加快。从通用过去两年在华销量数据来看,2019年,其在华累计销售309万辆新车,同比下滑15%。再往回看,2018年,这个数字是365万辆,2017年是404万辆。

这种下行的势头若遏制不住,以每年收缩近50万产销的速度,五六年后通用就可以筹备重返中国市场的事宜了。当然,在那之前,还要祈祷特朗普善心大发,保住通用第二次复活的火种。

何以至此?中国汽车制造商始终盈盈期盼着能打倒几个大敌,终极目标是德系,是大众,短期目标是美系,是通用。但当通用真的呈现出如此颓势时,我们也应该问一句,它怎么了。

业内的主流观点是“三缸机之殇”,近几年,通用在华激进推进三缸机的应用,别克、雪佛兰等品牌的部分车型,甚至停止了四缸车型的生产与销售,仅提供一种动力选项。与此相对应的是,其他汽车制造商如宝马、本田、领克虽也有三缸产品,但策略更为保守,依旧留有四缸版本。

消费者对于三缸机的强烈反应,是上汽通用销量下滑最主要的原因。一项面向未来的动力技术,却威胁到了通用未来的发展,应给业内一些关于技术推进、普及时,在策略上、操作上的反省,比如电动化战略。

而在三缸机之外,上汽通用,或者说美系车的质量、品控一直为市场诟病,常居各大投诉榜单的前列。

集中反映这两大问题的是英朗,其曾为A级家轿市场销冠的有力竞争者,在存量市场竞争中,因上述两大问题一路败退,为挽回局面,又大打价格战,价格一度下探到7万元。巨幅优惠虽挽救了一时的销量数据,但势头难以长久。英朗的跌落,连累了别克品牌整体的表现。雪佛兰、凯迪拉克品牌也有类似的问题,当价格体系开始失守,跌跌不休已成定局。

而在上汽通用五菱方面,面对的确是另一个问题,如何向上?在此次疫情中,上汽通用五菱的一系列举动堪称优秀,“人民需要什么,五菱生产什么”的口号随着五菱牌口罩的脚步,走红网络。但这一系列的口碑、热度仅仅集中在五菱本身,一个几乎与五菱宏光划等号的车企。

一款五菱宏光,用看得见摸得着的质量、驾乘和口碑,陪伴着这片热土上的人一起生产、生活,满足中国人对车最原始的工具需求。有句评论是这么说的:“从海南岛到黑龙江,从青藏高原到新疆,便宜耐造的五菱带着底层印记,像劳动人民的生活一样皮实命硬。”

当劳动人民的物质生活水平极大丰富,对车的考量不再局限于最原始的工具需求,当消费升级的浪潮在低端市场、低线城市激荡,五菱却满足不了。宝骏品牌的推出,是五菱试图摆脱刻板印象的一步。它要满足、转化五菱在原本在微车业务中用户群体的消费升级需求。从结果上来看,承接的效果并不好,这次经典的疫情公关中,宝骏品牌几乎没有得到关注。继而推出的新宝骏也并没有使局面得到较大的改善,大量的客户流入其他自主品牌的旗下,或许得等待新新宝骏的亮相,才能收复实地。

严格看来,上汽通用确实受到了自主品牌上攻的压力,但其出现颓势的根本原因确是自身的傲慢,与来自市场的反噬。在玛丽·博拉的带领下,通用正在转身,而在新任通用汽车中国公司总裁柏历的领导下,四缸机重返英朗等产品的配置表中。通用未来数年的战略是否会成为MBA课堂上的经典案例暂时画一个问号,但从三缸机之殇到“五菱的痛”,其在技术推进、质量管理、价格体系把控、品牌向上等方面出现的问题,应给现在自主品牌敲响警钟。

文/秦志聪

声明:本文由太平洋号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个人,不代表太平洋汽车网。文中部分图片来自于网络,感谢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