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驰的发动机,加上莲花的调校,Vantage还是一辆合格的马丁吗?

2017-12-06 | 浏览:1780 | 评论:0

一说到跑车,许多人的第一印象便是在闹市、午夜轰鸣而过的三厢两门汽车,毕竟“跑”字当前,只有声浪才能向外界展现出强悍的性能,然而在这个领域之中,并不是只有外观和声浪咄咄逼人,开起来不舒服的Coupe,汽车已经诞生了100多年,任一细分市场,均能衍生出一大堆种类。

因为各个地区的工程师会融入自己的理解,根据不同的需求,打造出入乡随俗的汽车,好比日本主打好玩的平价小跑,美国热衷直线加速和巡航的肌肉车,而意大利人向来注重格调,于是带来了GT。

  法拉利250 GT TDF

经过一段时间的滥用

说不定GT也忘记自己本来的样子

时过境迁,GT也不再是跑车的专属,无论是轿车、跨界车还是SUV,纷纷加上GT的后缀,宣传自己的年轻形象,那到底“GT”两个字母的本意是什么呢。

尽管汽车届的GT土生土长于意大利,实际上这是一个拉丁单词,全称为Gran Turismo,出现时间甚至早过汽车,指代贵族乘坐的豪华马车车厢,英文为Grand Touring,直接翻译成中文即豪华的旅行,又是豪华又是旅行,这个标识不是应该出现在轿车或旅行车之上,哪里轮得到跑车呢。

 原始的Gran Turismo

话说上世纪50年代,欧洲人一直沉迷于赛车活动,研发出众多高性能公路跑车,没有比赛之余,另一个娱乐活动是四处探索,经常开车进行长距离奔袭,此时开跑车太过于折腾,开房车又容易昏昏沉沉,因此在跑车的基础上,增加了储物和乘坐空间,从此诞生了GT,公认第一款用上“GT”后缀的跑车,则是蓝旗亚在1953年推出的 Aurelia B20 GT。

  蓝旗亚Aurelia B20 GT

凡事讲究的英国人

发现了GT的魅力,发扬了GT的魅力

在地图上,意大利和英国隔了一个英吉利海峡和法国,两国人民的心思倒是不尽相同,英国人几乎同时发现了GT的魅力,下至MG,上达宾利,统统推出定位于GT的车型,在那个时候,不少年轻人的梦想是买一辆GT,连一向正经的皇室成员也逐渐喜欢上GT,查尔斯王子甚至买过一辆MGC GT。

说到传统英式GT,老牌英国车厂阿斯顿·马丁绝对占据了一席之位,不然伊恩·弗莱明也不会为007安排一辆DB3,不然威廉王子结婚的时候也不会开一辆DB6。

  威廉王子和凯特王妃

除了举世闻名的DB系列,还有入门级Vantage,上一代经过12年的修修补补,在市场上,创造了马丁史上的销量记录,在赛场上,收获众多世界耐力锦标赛组别冠军,其中包括勒芒24小时耐力赛。

在上星期,刚刚落幕的巴林6小时耐力赛中,最后一次征战的Vantage赛车再次拿下GTE-AM小组冠军,为退休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随后在11月21号,马丁发布了全新一代Vantage。

  #98号赛车为退役再增添一道传奇色彩

上一代Vantage卖了12年

留下足够“老气”的形象

过去的马丁存在一个小诟病,旗下产品在外观上没有太大的差异,在旁人眼中,DBS和DB9完全是同一款车,DB9和Vantage仅有大小之分,后来接连推出的Virage和Vanquish,不仅外观上相似,连名字都容易记混淆。

对于旗舰的消费者来说,多出来的价钱并没有体验到额外的感受,这可不是一件好事,当上一个时代的缔造者Henrik Fisker离开之后,继承衣钵的Marek Reichman必须改变现状,新车不只是沿用家族式语言,关键是方便众人轻易分辨任一车型和定位。

 上一代阿斯顿马丁V8 Vantage

为了明显区分DB系列,Vantage侧重高性能,自然不是DB11那种端庄的身段,光是长度就减少了274毫米,姿态一下子变得小巧灵动,造型也没必要太“老气”,新一代需要增加激进元素,颠覆大众对Vantage的印象流,另一方面,切忌过于夸张,以免破坏马丁的形象。

毫无疑问,Marek很清楚该怎么做,既要表明身份,又不能出格,外观主体借鉴于007的座驾DB10,尽量保持干净的车身,这才是一辆合格的绅士马丁,另外凸出来的“凸”字形进气隔栅来自一款无法上路的纯赛车火神,加上战斗格十足的扩散器,Vantage分明是DB10加上一套赛车的前后保险杠。

  阿斯顿马丁DB10

化有形为无形,化繁为简

现在主流超跑厂商都特别重视空气动力学,似乎马丁对此一直不太感兴趣,毕竟GT才是当下的招牌,这可不代表没有技术,他们和红牛F1车队合作的Valkyrie还没问世呢,那可是终极公路赛车,追求极致的空力效应,能够把流过车身的每一丝气流化为下压力。

乍看之下,Vantage没有任何空力技术可言,只要通过仔细观察,便会发现车门把手和后视镜,全是遵循减小风阻的要求,而前轮后方的两侧开洞,方便在高速行驶的情况下,立刻抽出轮拱的空气,达到降低轮胎阻力的目标,此车也是马丁有史以来,前鼻最低,鸭尾最翘的量产车,其实这一切全是服务于空力效应。

哪怕Vantage没有DB11的主动式空力套件,单单凭借几条线,在160KM/H的时速下,足以对后轴产生30千克的下压力,从而保证加速和过弯的稳定性。

虽然做到了跑味和腔调共存,可是总感觉哪里不对劲,不是“囧”字型尾灯的缘故,可能是头灯太小了,看上去居然有一种马自达MX-5的既视感。

内饰旨在冗杂

在个人眼中,内饰设计不如MX-5,外观和内饰完全是两个极端,就算马丁不喜欢大屏幕风,那也不至于把中控台塞满各种按键,反倒显得格外凌乱,为了彰显运动风,结果溢出一股浓浓的山寨味道。

从DB11开始,马丁取消了插入水晶钥匙的钥匙孔,所以Vantage唯一一块好看的地方,居然是德国人的COMMAND操作系统,反正Vantage看不出一丝英式气息,早在2013年,AMG便和马丁建立伙伴关系,除了双方联手开发新一代V8发动机,共享部分电气化组件也是协议的一部分。

移植德国大心脏

Vantage终于补足了数据短板

纵然外观发生巨大的改变,底子照样是第四代VH平台,“VH”分别是“Vertical”和“Horizontal”,前者是“垂直”,意思是整个产品线,从上到下都是采用同一个平台。

后者是“水平”,说明可以“借给”其他品牌使用,因为第一代VH平台诞生于2000年,当时的马丁隶属福特集团,福特希望来一个跨界合作,推出一款采用马丁平台的福特车,一定会吸引外界的关注,不过时任CEO Ulrich Bez才不愿意和家用定位的福特共享。

而第四代脱胎于2004年开始服役的第二代,马丁在2009年把整个铝制车架改成碳纤维单体壳之后,顺势推出了ONE-77,之后的车型包括Vanquish和DB11,全是在ONE-77身上,也就是第四代平台的基础上进行修改。

按照Vantage的价格,当然没法享受碳纤维单体壳的好处,车架和底盘只能是轻量化铝质材料,全车仅重1530千克,相比上一代减轻18千克,此外提供换装碳纤维车顶、进气隔栅和扩散器的瘦身版本。

由于涡轮风吹遍宇宙大地,继DB11之后,Vantage同样搭载4.0L双涡轮V8发动机,可输出503马力和685牛米的峰值扭矩,匹配采埃孚的8速自动变速箱(据称未来会有7速手动变速箱),百公里加速仅需3.6秒,极速可达314KM/H,可喜可贺,入门马丁终于跑进4秒了,要知道上一代V8 Vantage的成绩是4.8秒,V12 Vantage也要耗上4.2秒。

Marek Reichman:“DB11是一把修长的武士刀

Vantage则是一把精准的手术刀。”

作为911的竞争者,光有加速性能还远远不足,操控也是消费者关注的重点,Vantage采用前双叉臂和后多连杆的悬架系统,其实和上一代没有差异,不同点在于加入一大堆奔驰的电子设备。

好比可调节避震、主动式扭矩分配系统以及车身稳定控制系统等等,只要更改驾驶模式,以上设备就会自行调节,相比DB11,Vantage只提供运动、运动+和赛道三种情况,并没有舒适选项。

此外Vantage不再使用机械式限滑差速器,改为电子差速器,这也是第一款吃螃蟹的马丁,只要通过传感器和电脑,便可实时改变传递给车轮的扭矩。

据官方所说,从百分百锁止到彻底放开,只需几毫秒的时间,好米只是成功的一部分,没有巧妇照样白搭,而Matt Becker便承担起烹饪好菜的角色。

Matt虽然在马丁只有短短3年时间,实际上是一位车辆工程的大师,之前他在莲花工作了26年,其中17年是担任首席工程师,Elise和Evora就是他的代表作之一,随后在2014年加入了马丁,同样是车辆调校的话事人,然而在DB11的项目上,他只做了一点微小的工作,如今得到全部开火权,终于可以一展身手。

在他的带领下,发动机刻意朝后摆置,形成前中置布局,在干重的情况下,实现了50:50的前后重量比,另外摆低的安装位置有效降低重心和操控性,悬挂和底盘偏向于硬派风格,变速箱齿轮比更为紧凑,马丁声称“这是15万美元以下最好玩的选择”。

或许新Vantage不再是马丁的传统GT风格,少了一些英伦绅士的气质,其实在马丁历史中,Vantage发展至今过去60多年了,一直属于高性能支线,历代Vantage加入了众多性能套件,基本是改装车的样子,只不过上一代Vantage专门独立出来,由于比例和造型过于完美,给众人留下了深刻印象。

实际上,新一代Vantage是愈加符合自己的定位,毕竟面对911、捷豹F-Type SVR和奔驰AMG GT等性能车,全部朝运动化方向发展,加上面向年轻一代,又不是消费DB11的老资本派,对于马丁和Vantage来说,营造运动感才是当下的正确选择。

新车谍报》| 作者:李日新

世界纷繁,我们只呈现有价值的思考

声明:本文由太平洋号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个人,不代表太平洋汽车网。文中部分图片来自于网络,感谢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