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潮依旧,新国货正当时!

2020-07-05 | 浏览:1646 | 评论:

“国货当自强!”

抱歉,我好像拿出了一条两年前的slogan。

2018年春节前期,天猫携手李宁首次登上了纽约时装周,同期登陆的还有老干妈等品牌,为国货走出国门打开了一条便利通道。

中国品牌的权威指数不断上涨,云南白药、卫龙辣条、青岛啤酒……这些在国人眼里见怪不怪的商品,无一例外受到了外国友人的追捧。

这两年,国潮的热度依旧有增无减。

像天猫陆续推出“国潮行动”、“新国货计划”支持新国货,今年618开卖第一天,超过37000个中国品牌成交额同比去年至少增长100%;还有京东5月推出“新国品计划”,首期拿出价值12亿资源进行扶持,国货越发“真香”。

近日,吴晓波新国货首发直播收获了超800万人的关注,而由腾讯和吴晓波频道联合打造,中国创新性大型品牌经济历史纪录片《新国货》的上线,也让我们走近了这些新国货品牌,让我们越发了解到每一个品牌背后的新匠人新国货故事。

新国货的发展,其实充满了崎岖和坎坷。

第一次国货运动开始于1904年,中国废除科举制度,颁布大清商律,并开设劝业场,鼓励发展商业。整个国家开始进行制度变革和新的商业推动。

第二次国货运动随着中国改革开放的进程而开启,社会释放出巨大的创造力和生产力,国家经济开始走向繁荣,国货商品充斥街头巷,“Made in China”凭借低廉的价格优势响彻世界,却也和“粗制滥造”画上了等号。

第三次国货运动,起点是2015年,央财经领导小组召开了第十一次会议,研究经济结构性改革和城市工作。到了2017年,国务院批准5月10日为中国品牌日,越来越多的国货成为了国民好货,越来越多的中国产品成为中国品牌。

李宁和匹克的新款球鞋被疯狂炒卖到断货;国产手机华为能够与iphone、三星平分秋色;中国风的百雀羚在欧美、日韩品牌冲击下“出圈”……这是新国货运动,新国货的时代来了!

新国货运动的契机,来自于消费者消费心理的重塑。2019年,中国的人均GDP正式突破1万美元,特殊的外部环境也让“扩大内需”成为经济主旋律,同时新兴消费群体的崛起又规避了对国货的心理偏见。

吴晓波频道在2019年发布的《新国货白皮书》,从数据上印证了这一点:

国货产品在中高消费人群中渗透率逐渐增强,66.3%的人表示对国货发展非常有信心。其中66.7%的00后认为国货品牌的质量并不比外国品牌差。

这其实也是新国货运动成功的另一个重要因素,大家对国货的品质和质量更加信任,中国品牌的名声已经打响了。汽车市场其实是一个最为真实的例子。

1953年,第一批中国人自己制造的解放牌载货汽车驶下一汽总装线,结束了中国不能制造汽车的历史。但对于早期的中国品牌来说,没有属于自己的技术,是十足的硬伤。

上世纪八十年代引入合资造车之后,本土品牌其实更为消沉。那时,外方负责提供技术和产品,中方则仅限于制造和销售,属于彻底的“以市场换技术”。

当然,迫于政策压力,合资双方推出了所谓的“合资自主”品牌,但只是对外方淘汰的车型进行“二次开发”,和真正的自主研发仍相差甚远。

说起中国品牌汽车,“反向研发”、“低廉低质”就是统一的代名词。人们喜欢日本车、德国车,甚至是韩国车,唯独不喜欢国产车。

“进口总比合资强,合资总比国产好”成为了汽车市场的写照。

后来,这一切发生了改变。民营资本如吉利、长城进入汽车市场,地方国企的奇瑞开始展露头角。

从借鉴模仿到正向研发,从“四个轮子配沙发”到自主发动机列装,从被全面压制到依靠SUV打开局面,到现在的智能化、新能源化的潮流引领,中国汽车品牌赢得了越来越多消费者的认可。

那些年,“made in China”有些不怀好意,而现在的“made in China”却是中国制造的硬核实力。

纪录片《新国货》的第六集是《世界无界天下自来》,而这一期节目,也借长城汽车董事长魏建军之口,找到了新国货运动的新内涵——“全球化是汽车的属性,也是中国品牌现在必须要挑战的,长城汽车现在有一个愿景,就是服务好中国市场,走向海外”。

魏建军对长城汽车的思考是,“干了这么多年汽车,如果还没把车卖到全球,怎么证明你的品牌价值?”而事实上,长城汽车一直在为此努力着。

长城汽车致力于打造全球体系,先后在中国保定、上海、日本横滨、美国底特律、洛杉矶、德国法兰克福、慕尼黑、印度班加罗尔等地,构建了“七国十地”全球化研发布局。

同时广泛布局智慧工厂,规划了保定、徐水、天津、重庆永川、江苏张家港、山东日照、浙江平湖、江苏泰州、俄罗斯图拉、印度塔里冈、泰国罗勇府十一大生产基地,以及分布在“一带一路”沿线的厄瓜多尔、马来西亚、突尼斯等五大KD工厂,形成以智能制造为主要特征的“11+5”全球化生产体系。

其中,哈弗俄罗斯图拉工厂,便是长城汽车全球化的一个合作典范。

作为中国汽车品牌在海外首个集冲压、焊接、涂装、总装四大生产工艺的整车制造厂,长城汽车俄罗斯图拉工厂规划年产能15万辆,本地化率达到65%。图拉工厂不仅成为长城汽车打通欧洲市场的重要支点,也是长城汽车走向西欧乃至全球的重要出发点。

而哈弗F7作为首款诞生于图拉工厂的产品,同样没有让人失望。

去年,哈弗F7在俄上市仅七个月,便以26%的销量贡献率占比,助力哈弗品牌在俄罗斯市场以289%的高增长率,跃居2019年度中国汽车品牌第一名。

更喜人的是,哈弗F7这样强劲的增长势头并没有在2020疫情之下戛然而止,反而一路向上,拿下俄罗斯今年一季度销量最佳中国品牌车型的荣誉。

如今,哈弗品牌已然连续数月登上中国品牌在俄销冠宝座,哈弗F7也有望成为俄罗斯新一代“国民神车”。

哈弗F7的扬帆出海,不仅仅是做到了“走出去”,更做到了“走进去”,这也是长城汽车全球化战略阶段性胜利的体现。

长城汽车总裁王凤英在今年两会时曾提出:全球化是中国汽车必然的发展趋势。而长城汽车坚定的全球化战略,不仅为中国汽车品牌走向全球舞台树立了良好的榜样,也将反馈长城汽车未来的发展。

回想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国制造刚刚开始复苏。如今,中国已跃升为全球制造大国,从北斗到5G、从高铁到空间站、从新能源车到航空母舰,国货已然崛起。

所谓新国货,指的并非是根基尚浅,而是它们总能随着时间,不断融入新技术,满足人们的新需求。就像长城汽车便是从“产品输出向品牌、技术、管理和文化全体系输出”,这就是我们国人心中的新国货汽车。

我们有理由相信,中国品牌汽车将会成为继手机、基建之后,中国工业的新名片,而新国货,则正当时。

声明:本文由太平洋号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个人,不代表太平洋汽车网。文中部分图片来自于网络,感谢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