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入股江淮后如何合作?通用大宇或许值得参考,堪称教科书级

2020-06-03 | 浏览:2323 | 评论:

2019年4月,外媒报道称大众正考虑收购江淮的大量股份,并已聘请高盛集团担任该计划的顾问。对此传闻,江淮表示不知情,而大众未予以否认,并表示乐于与合作伙伴探讨各种可能性。

时过境迁,13个月后,大众入股江淮的传闻终于“尘埃落定”。2020年5月29日,大众和江淮正式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大众将增资获得江汽控股50%股份以及江淮大众75%的股份。

那么,大众入股江淮后,双方将如何展开合作?将采用什么合作模式呢?早在去年4月,我们便提出“从国家战略来看,大众汽车收购江淮,通用大宇模式能否参考借鉴?”。今天看来,通用大宇的合作模式依然值得细细品味一番,或许能解开很多疑惑。

大宇发力,自成一家

上世纪下半叶,大宇是韩国知名度颇高的汽车品牌,在国际上影响力也非常大,打入过世界50强,其领导人金宇中也被韩国人视为民族英雄。

1978年,金宇中买下世韩公司50%的股份(世韩与通用关系密切,这为通用收购埋下伏笔),也就是大宇汽车的前身,并在1983年正式接管。

金宇中严格控制汽车质量和成本,大量零部件采用自产自用模式,大幅提升生产效率,让贴牌生产的大宇风光无限。

1996年开始,不满于贴牌生产的大宇忽然发力,自主研发了一系列的车型,比如由著名设计公司乔治亚罗设计的大宇Lanos、Leganza、Matiz以及由意大利设计公司I.DE设计的中型轿车Nubira。

此时,大宇的微、低、中、高所有级别的车型全部脱离对通用平台的依赖,正式进入自成一家的时代。

遭遇重创,被通用收购

1999年8月,大宇集团在亚洲金融危机的重创下解体,债权银行要求对大宇汽车进行债务整合。此时,通用介入要收购大宇,但韩国不满意通用提出的收购价格,12月宣布公开拍卖大宇汽车。

通用、福特、戴姆勒-克莱斯勒、菲亚特,还有韩国现代等出现在竞争队伍中,但竞争主要在通用和福特之间展开。

2000年7月,福特以69亿美元竞标价力挫通用(通用深知大宇底牌,出价约45亿美元)。两个月后,福特遭受凡士通轮胎事件重创,自身出现财务困难,宣布退出。

2001年9月,大宇汽车估值为20亿美元,但通用只出4亿。

2002年4月30日,双方正式签署收购协议,通用以2.51亿美元接管了大宇汽车的3个汽车工厂、8个海外销售机构和1个零配件工厂,还获得了新合资公司42.1%的股权。

1992年,金宇中执意进军东欧,通用认为是冒险,于是回购股票分道扬镳。10年后,盲目扩张的大宇被通用收购。可以预见,亚洲汽车市场的格局将从此发生重大改变。

融入通用,全球开花

凭着旗下平台众多,大宇汽车完全融入了通用的全球战略中,成为了国际平台战略的产物。

出于商业战略,多数由通用引入的大宇车型只在韩国本地挂大宇的车标,在国外则挂回受当地较受欢迎的车标。同样,通用引入韩国市场的车型则挂大宇的车标。

大宇自主研发的Leganza、Matiz、Nubira等车型,都被通用贴上别克、雪佛兰等标志,成为国内随处可见的热销车型。

如大宇的豪华轿车Leganza,就是雪佛兰景程的前身(奇瑞东方之子也是它的变形产物);而大宇的Matiz,引入国内后叫做雪佛兰乐驰(奇瑞QQ也是它的变形产物)。此外还有凯越、乐风、风驰、科鲁兹、科帕奇等,都是大宇车型衍生出来的。

虽然大宇的自主研发短暂的大放异彩后,便归入了通用的,但大宇车型在贴牌后被广泛的应用在了全球汽车市场。

五菱/宝骏,征战全球

收购大宇后,通用除了将大宇车型运用到别克、雪佛兰等品牌,还成为上汽通用五菱以及宝骏的重要技术来源。

五菱的前身是成立于1958年的柳州动力机械厂。上世纪80年代,由于拖拉机销量逐年下降,并且缝纫机和织布机的效益也并不好,五菱开始转型微型车,90年代曾多次斩获中国微车年销量第一名。

本世纪初,由于大量微型车涌入市场,五菱的市场地位受到了严重威胁,其市场占有率也下滑到了15%。跟随四川昌河的脚步,五菱和上汽、通用开始了洽谈。2002年11月,上汽通用五菱汽车正式挂牌。

随后,五菱之光、五菱宏光带领五菱开启了腾飞之路,通用将大宇Matiz变身的雪佛兰乐驰交给了上汽通用五菱,同时也利用五菱低成本的造车方式,将产品打入印度、埃及,如五菱荣光挂上雪佛兰车标,改名雪佛兰Enjoy,率先向印度、南美、中东和北非等新兴市场出口。

而且,雪佛兰目前在美国销售的N300 Work车型就是国内的五菱荣光小卡。讽刺的是,雪佛兰在广告上了这么一句话:雪佛兰,一个美国品牌。

以微车为主的上汽通用五菱,年销量虽然一直稳居国内微车企业销量第一名,但其发展瓶颈也逐渐显现。因此,对上汽通用五菱来说,微车的持续竞争力是立身之本,向乘用车发突围是持续发展的保障。

对于上汽通用五菱所在地广西柳州的当地政府而言,也需要上汽通用五菱借乘用车来扩大规模,进而拉动地方经济。因此,2010年五菱向通用出让上汽通用五菱10%股权,通用则在乘用车技术方面进行支持。

这一时期,雪佛兰乐驰换标给了宝骏;宝骏的首款产品——宝骏630更是来自通用(包括技术平台、发动机、变速箱等),外观、内饰则直接由上汽通用下属的泛亚技术中心完成;别克凯越的整车技术平台(包括设备、模具、技术支持等)也给了宝骏,宝骏730就是依托这个平台开发的,最终让宝骏走向巅峰。

对通用来说,宝骏品牌更类似于上世纪80年代在美国南部创立的“土星”品牌,专门针对中低端市场,以应对日韩车在美国的大行其道。

与此同时,宝骏530变身为CN202S,作为全新一代雪佛兰科帕奇出口南美,并在印尼、印度等多地市场有着不俗的销量表现。宝骏510也变身为雪佛兰CN180S,逐步出口至南美、中东、墨西哥等地区和国家。

写在最后:

如同通用收购大宇,进而利用大宇车型征战韩国、中国以及其他新兴国家市场,具有标杆性的地位一样,大众入股江淮也开创外资车企参与国有车企混改的先河,具有重要意义。未来,若江淮大众生产中低端的MEB电动车,加上江淮和大众共同拓展商务车、轿车、商用车等业务,更有助于确保大众在中国市场不断取得成功,也可以让更多的江淮车型走向世界。

声明:本文由太平洋号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个人,不代表太平洋汽车网。文中部分图片来自于网络,感谢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