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亿亏损不是事 李斌:今年毛利就转正!

2020-03-23 | 浏览:3731 | 评论:

全球范围内,最具争议的汽车制造商是特斯拉,在中国,则是蔚来。在任何一家汽车媒体的办公室里,看好它们和唱衰它们的媒体老师,很可能就坐在隔壁桌。相同的价值观,并不影响他们做出不同的判断。争论爆发的时刻,往往是上述车企透露重大消息的时刻。

比如,近日蔚来发布了2019年Q4及全年未经审计财务业绩报告。

具体来看,去年Q4,蔚来总收入达28.5亿元,环比增长55.1%,同比减少17.1%;汽车业务方面交付了8224辆汽车,销售收入为26.8亿元,环比上涨54.8%,同比下滑20.6%。调整后净亏损达28.13亿元,环比上升14.8%。

去年全年,交付总量为20,565辆,同比增长82.1%,总收入78.25亿元,同比增长58.0%。调整后净亏损109.62亿元,同比扩大22.4%。

卖的更多,亏的更惨,这大大影响了2019年蔚来的毛利,其毛利率与汽车销售毛利率分别为-15.3%和-9.9%,均远低于去年同期水平。即使扣除电池召回的影响,上述数字也没有较大的改观,分别为-10.9%与-6.0%。

蔚来方面的回应也很光棍,它表示汽车产量和交付量的增加,是导致其销售额和销售成本增加的主要原因。

这个解释让笔者思考了很久,总觉得哪里怪怪的,最后才反应过来,这是句废话。换句话来解释,或能更方便大众了解蔚来的情况,“卖一台,亏一台。”

有好事者曾经计算,2018年,蔚来每卖出一台车亏85万,2019年,这一数字缩小到55万。随着销量的上升,规模生产使单车亏损有所降低,但销量大幅增长摊薄的亏损有限。

“卖一台,亏一台”的实质是营销成本始终居高不下。2019年Q4,蔚来没有新车上市,不产生新品宣传等费用。现有产品的交付量与销售成本环比增加分别为42%与35%。每卖出一台车,蔚来需要倒贴18.8万的营销费用。

面对屡创新低的毛利率,李斌还是表现出了对明天的美好希望,他把提高毛利率作为今年的核心目标之一, Q2实现毛利率转正,年底毛利率达两位数。

对蔚来来说,这个目标很激进,对汽车产业来说,这个目标很平常。业内主流车企的毛利率基本都在两位数,吉利的毛利率为20.2%,比亚迪19.78%,上汽11.45%,广汽15.33%。

要实现毛利率的转正,乃至追赶主流车企的水平,最重要的就是扩大销量基数,进而实现成本摊薄,市场信心建立起来,融资能力提升后,反过来支撑销售与研发,形成正向循环。

此外,李斌也提到了要通过优化供应链、持续降低电池包成本、提升生产规模,以及优化管理,来带动车均制造费用下降,提升毛利的措施。

在客户基数傲视新势力,却不及主流车企的一个零头时,蔚来在NIO Power/NIO House等方面的建设投入,巨额的营销费用,对用户的服务性支出,侵蚀了蔚来的大笔利润。

当然,这几方面的烧钱是不可能停止的,蔚来能对标特斯拉的关键就在于此。在电池技术突破以前,新能源汽车只能走高端化的路线。

高端品牌的塑造只有三条路,一是比照奔驰、宝马、捷豹路虎,在汽车产业挺上个一二百年,因历史积淀而高端,国内的例子是红旗、宝沃;二是比照雷克萨斯、讴歌、英菲尼迪,背靠跨国车企的技术、产品积淀而迈向高端,国内的例子是领克;三来是比照特斯拉,用创始人的背景,新产品、新技术、新服务,刺激消费者的对汽车产品的社交性、象征性、参与性等方面的需求,国内的例子就是蔚来。

遗憾的是,比照自带流量的特斯拉与马斯克,蔚来和李斌的光环实在不够耀眼。除了在用户服务、在销售店选址上,在NIO DAY上砸重金,砸出一个高端品牌的观感外,别无他法。

这与汽车产业的常规打法相悖,但在商业逻辑上是可行的,通过烧钱烧出市场和初始用户的互联网打法,在汽车行业虽然新鲜,但依旧给蔚来留下了巨大的想象空间,为其融资、合作等提供了便利。

有人曾经疑惑,为什么叫救命的总是蔚来,其实换个角度想想,每次叫救命都有人回应的,似乎也只有蔚来。网传若非李斌要求保证控股权,早就被虎视眈眈的吉利、上汽、广汽、长安中的某一家收入囊中。他们看中的就是烧钱初见成效,从而积攒起来的忠实用户、品牌口碑,一个可能的高端品牌的未来。

当然,有故事去融资并不代表着蔚来的现金流充裕。截止到2019年12月31日,蔚来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还有限制性货币资金和短期投资)只剩下10.56亿元。

财报中明确表示,这点现金不足以支持未来12个月持续经营所需的营运资本及流动性。由于各种不确定性,,根据管理层的评估,“公司是否有能力持续经营仍存在重大疑问。”

今年开年以来蔚来已经增加了可转债融资的频率,还鼓励员工将十三薪置换成限制性股票(RSU)。算上今年的4.3亿美元,蔚来上市以来发行的可转债已累计13.5亿美元。

根据蔚来与合肥市签署的框架协议表示,蔚来在合肥建立中国总部,合肥市为蔚来汽车中国的运营和发展提供资源和资金支持,据合肥市人民政府官方微博显示,该项目计划融资超百亿元。李斌在提到合肥市政府的投资时也明确提到:“合肥市政府会对蔚来汽车在中国的业务通过人民币投资的方式进行支持,(目前)最终协议还没有签署。”双方的最终协议预计将在4月底前完成签署。

这些钱也不是那么好拿的,可转债融资到期后,不是转股就是赎回,蔚来要不赚钱常怀,要不提高公司价值避免股权稀释。与政府签订的框架协议中,或将附带纳税额等方面的条件,履行出现问题,一切就成了一场空。

总的来看,19年已过,20年还将继续,今年车市遭遇新冠黑天鹅,而在新能源市场,特斯拉已正式入局。蔚来面临的挑战,并不因为时间的继续流动而变得容易一些。可以预见的是,在蔚来和李斌奔跑的过程中,嘘声与掌声将始终伴随它们,直到它们倒下或是成功。无论蔚来的结局如何,它的存在本身就是意义。

祝福李斌,也祝福我重仓的蔚来股票,阿门。

文/秦志聪

声明:本文由太平洋号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个人,不代表太平洋汽车网。文中部分图片来自于网络,感谢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