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保时捷博物馆听了917的传奇故事 | 德国漫行

2019-09-23 | 浏览:3942 | 评论:1

记者丨张一弛

责编丨听雪煮火锅

超跑是车迷的精神乐园,即便永远无法触及,但依旧向往,依旧热爱。 在众多超跑品牌中,给我留下最多回忆的便是保时捷了,当然并不是我小时候家里有一台911,而是源于一款游戏——极品飞车5 保时捷之旅。

这款游戏是以时间为线索,从356开始一直到当时最新的911GT1,可以看做是一部保时捷的发展史。 前阵子去了趟德国,自然要到斯图加特,到保时捷博物馆去看看。 而且非常走运的是,正逢保时捷917 50周年纪念活动,博物馆中摆放了很多款不同的917赛车,那么近天的故事就从这款传奇赛车说起。

保时捷可能是“勒芒24小时耐力赛”中最为成功的厂商,目前他们已经夺得了19座冠军奖杯,而这一切的开始正是眼下这款917赛车。

保时捷博物馆内满载荣誉的奖杯展位

5.0升V12引擎、621匹马力、净重800公斤、2.7秒破百、能轻松超过350km/h,把这一些列的数据堆在一台车上,我是找不出什么合适的词语来形容它,或许“恐怖”是最为接近的吧。 这就是保时捷917,即便放在今天也没有几款车能与他媲美。

说到这里,纠正一个小误区,有人说917是水平对置12缸引擎,确实和水平对置引擎一样,917引擎两侧汽缸的夹角也是180度,但却不算是水平对置引擎。 纯正的水平对置引擎,比如911上的。 它的特点是每个活塞各自拥有一个曲柄销,相邻活塞的运动方向相反,如此可以刚好抵消震动。

而917上的那台V12引擎,是两个活塞共用一个曲柄销,相邻活塞的运动方向相同,所以严格说这叫做180度夹角V12引擎。为何917不用一个普通的V12引擎,或者用一个纯正的H12水平对置引擎呢?

首先180度夹角的引擎很低矮,适合917的车身设计。其次,假如想水平对置引擎那样,每个活塞各自拥有一个曲柄销,那么一定会增加曲轴的长度。一来发动机太长不好布置;二来会降低曲轴的刚性。所以几乎所有V12引擎都是两个活塞共享一个曲柄销的。

917 180度夹角V12引擎

回头接着说保时捷917。 上个世纪60年代末,国际赛车委员会(CSI)觉得那些原型车,价格过高,速度太快并且极不安全,所以要求引擎排量不能超过3升。 但这遭到了所有车队的抗议,于是CSI妥协说,如果能造出25台赛车同款的公路版量产车,那么就允许使用5.0升以下的引擎参赛。 这项规定对于保时捷绝对是个重大挑战,彼时的保时捷并不像现在这样财大气粗,短时间生产25台917,人力、财力都不大允许。 但时任保时捷运动主管的费迪南德·皮耶希决定就这样做了,生产25台量产车去参加勒芒,哪怕距离比赛仅有几个月的时间。 众志成城,拧螺丝 于是公司上下所有人,无论你的职位是经理还是秘书,都要跑去生产线上拧螺丝,为的就是尽快造好25台917,所以这批车当年还有一个外号——秘书车(secretary cars)。

当时赶工出厂的25台917

终于,25台保时捷917按时完工,同时也通过了赛事审查。 但是1969年,第一次参加勒芒的917表现并不出彩,甚至有些糟糕。 速度不是问题,其中一台917在MuIsanne直道上飚出了383km/h的极速,但问题在于操控性太差。 当时的英国车手Dickie Attwood回忆说: 69年的比赛用“困难”来形容似乎不够贴切,917赛车像是一头怪兽,随时准备夺取你的性命。 917是一台为速度而生的机器,但开的越快越难以驾驭,当时驾驶这台赛车时,心里期盼的却是它能快一点坏掉。

确实,69年的917如Dickie Attwood所愿,没有任何一台赛车完赛。来年,为了解决917难以驾驭问题,保时捷找来了John Wyre,他曾经参加过福特GT40的研发设计。John Wyre发现917赛车最大问题在于,流过尾部的空气太少,也就不能产生足够的下压力,如此就无法把赛车牢牢按在地面上。

在重新设计了空气动力学模型后,70年的勒芒,917赛车终于为保时捷拿回了第一个冠军。 此后917便称霸了勒芒赛场,在夺下一个有一个胜利的同时,还创造出一系列惊人记录。 388km/h的极速直到20年后才被打破,而5335km的比赛里程记录更是保持到了90年代。

关于917的故事还没有结束,在保时捷的博物馆中还展出很多版本的917赛车,比如短尾的917K,长尾的917Langheck,还有开放座舱的917Spyder,其中最有趣的是那台“Pink Pig”粉色涂装的917。 这台车的真实代号是917/20,当时是为了在勒芒挑战400km/h的速度而打造的。 为了减小车轮产生的乱流,轮拱变得圆润、突出,车头也像是被铁锹拍扁了,相比之前看到的917,这台车显得臃肿了许多。

如此的身材走样的917,主赞助商Martini的老板说: 他看上去就像一头肥猪。 并且拒绝将广告涂装放在这款的车上。 于是,德国人也幽默的把这台车装扮成一个粉红猪肉切割图的样子,并赋予了“Pink Pig”的外号。

小粉猪上的涂装是猪肉各个部分的区分和名称

这头“小粉猪”在1971年的勒芒赛事中表现亮眼,赢得了一场3小时的练习赛,正赛中一直保持着第五名的成绩。 遗憾的是,13小时左右出现了制动系统故障被迫退赛。 倘若不是1972年的规则变化让Pink pig无法参赛,这头“小粉猪”一定能带回一个优秀的成绩。

角落里还有一个在偷看的保时捷996

除了917之外,在保时捷博物馆中还有许许多多经典的车型,在这里能看到911的发展史、“Carrera”名字的由来以及关于保时捷的一切。 但我觉得保时捷917故事最有趣,一代传奇赛车,也是人类历史中最有象征意义的一款车。
声明:本文由太平洋号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个人,不代表太平洋汽车网。文中部分图片来自于网络,感谢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