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桑塔纳同年代的911,为何被卖到180万美元

2019-03-15 | 浏览:1.6万 | 评论:0

在不久前开幕的日内瓦车展现场上,有这么一台展车吸引了大批观众的驻足拍照。

在普通观众的眼中,这大概只是一台被擦到锃亮的古董保时捷;但凡能说出“964”这三个数字的人,那基本都算得上是保时捷的忠实拥趸了;而如果有人试探性的抛出“这是RWB?”的观点,证明你已经很懂保时捷,但还不够懂保时捷。

虽说从表面外观上看,眼前这台964也换装了视觉效果很是夸张的宽体,但与铆钉外露的RWB相比,这台车精致的似乎更像是一件艺术品。

实际上,用“行走的艺术品”来形容这台名为SingerDLS的964,还真是相当贴切。 

而在进一步揭秘Singer DLS之前,不妨先来聊聊这台车的出品方,也就传说中的Singer。

Singer是一家来自加利福尼亚的美国公司,虽然偶尔也兼售腕表,但公司的主营业务还是修复保时捷911。从某种意义上讲,“修复”这个词的程度有些太过偏低,所以更严谨的说,应该是“重新打造”。

至于为何要用“Singer”歌手一词作为公司名称,据传言是一语双关。第一层含义,这家公司的创始人Rob Dickinson原本是Catherine Wheel乐队的成员,所以就用Singer一词来缅怀自己曾经的岁月。

至于第二层含义,则是为了致敬著名的保时捷工程师NorbertSinger,一位曾在1970至1998年间帮助保时捷夺得16个勒芒总冠军的灵魂人物。

在推出本文的主角DLS之前,Singer就已经修复打造过为数众多的964。只是和之前的作品相比,DLS要显得更加纯粹和极端。

DLS的全称是Dynamics and LightweightingStudy,即动力和轻量化研究。再说的直白点,Singer在DLS上几乎是不计成本的疯狂投入,从而打造出了一台矗立于金字塔顶端的超级版964。

无论是与964素车还是Singer之前的作品相比,DLS在外观上都具有不少独树一帜的设计元素。最直观的差别,DLS换装了一套精致的宽体,而在增加轮距之后也直接降低了整台车的视觉重心。

另外经典的鸭尾自然也不能缺席。并且为了让尾翼能够真正起到提供下压力的作用,Singer还找来了赛车界的一大巨头——威廉姆斯前来帮忙。没错,此处的威廉姆斯不是别人,正是F1中的那支老牌劲旅威廉姆斯车队。

但在风洞测试中,Singer发现只有很少的气流会按照预期那样流经车尾的鸭翼,也就意味着车辆无法获得预想中的下压力。为了解决这一问题,设计师在车顶预留了宽大的气道,同时在尾窗与车顶的结合处设置了扰流片,从而让气流更加听话的冲刷鸭尾。

有个非常有意思的地方,虽然设计团队在空气动力学方面做了许多功课,但显然他们并不想把DLS改的太过张牙舞爪,几乎所有的空动套件都完美融合于车身造型。

从照片的细节处可以看到,DLS的前唇、侧裙以及后包围处,都不经意的露出了原色碳纤维。但如果你以为所谓的“Lightweighting”只是类似的小修小补,那也太低估Singer背后的技术团队了。

事实是,DLS的整个车身几乎全部被换成了碳纤维材质,甚至在打开车门后可以发现,映入眼帘的基本就仨材质:碳纤维、皮革、金属。

为了更极致的减重,工程师甚至在换挡杆上还额外偷轻打了个孔。只是DLS整车到底有多重,官方并没有给出具体的精确数据,只能确定整车重量已经低于一吨。

继续来聊内饰。911车系招牌的五连表在DLS上得到了完美继承,再考虑到Singer卖腕表的副业,那势必得为DLS正中间的转速表重新设计个更加精致的表盘。

原车老气的四副方向盘被彻底移除,取而代之的是MOMO为其专门定制的三幅碳纤维制品。不但造型简单粗暴,而且三个条幅上均设置了偷轻孔。

两张桶椅由RECARO专门量身定制,电动调节什么的就别奢望了,提供手动前后调节已经是对车重极大的让步。并且没有任何意外,整张座椅的骨架也是由碳纤维制成,颇给人一种成本在重量面前完全不值一提的感觉。

至于后排,原本911的后排座椅就是个装饰品,倒还不如增加个防滚架来提升车辆刚性更为实际。不过话说回来,这大概是我见过的最精致的防滚架,没有之一。

DLS与Singer原先的作品有一处明显差异,即后排的三角窗。新车的后三角窗不再是封闭造型,而是向内凹陷化身为了发动机进气口。而之所以做出这么个特殊的设计,主要原因还是为了满足发动机的胃口。

964 Carrera基础版的3.6L发动机拥有250匹的最大功率,但经过威廉姆斯的设计、制造、调校之后,DLS的这台4.0L自然吸气水平对置6缸风冷发动机可以迸发出500匹马力,同时红线转速超过9000rpm。

对于一台自吸发动机来说,125匹的升功率足以让人惊掉下巴。而如果一定要找出一台发动机与之媲美的话,那不妨给点提示:现款911 GT3的最大功率也是这个数。

为了获得更均衡的前后轴荷载比,发动机被略微前移动,因此团队还专门找到Hewland定制了六速手动变速箱。另外车辆的悬架设计和调校工作都交给了威廉姆斯,车辆的ABS、TCS、ESC等全套的电子系统,也都由知名供应商Bosch负责提供。

至于DLS的五幅轮毂,显然是为了向中期改款之后的初代911致敬。而只要眼够尖,会发现这套18寸中央锁止两片式锻造镁轮毂上还印有BBS的logo,没错,这也是BBS为其专门定制的。其实在研发阶段,设计师甚至还考虑过使用碳纤维轮毂,但最终还是退而求其次选择了现在的设计。

整车的制动系统使用了最顶级的碳陶刹车,但整套系统被非常低调的隐藏了起来,只能从轮毂辐条的缝隙中可以隐约看到印有“Brembo”的卡钳。

轮胎方面,原厂选用了米其林的Pilot Sport Cup 2s。而如果你想换装其他品牌的轮胎,那么可能性几乎为零,因为这套胎的尺寸实在太过特殊,以至于装车的这套还是米其林专门定制的。顺便说一句,日内瓦车展现场的这台DLS并不是被Singer带去的,而是被米其林借来展示轮胎的……

DLS的首台原型车在2017年年底发布,当时一共有75为潜在客户表示有意购买,所以Singer最终就将DLS的总产量定在了75台。但千万别以为小规模的批量化生产就能拉低成本,每一台DLS的价格都不会低于180万美元,按照当前汇率计算,折合人民币1200多万元。

声明:本文由行家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个人,不代表太平洋汽车网。文中部分图片来自于网络,感谢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