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 新能源车常年特价还免停车费?难怪在这个国家卖疯了

2018-01-29 7.0万 15

“有一部分国土迈入北极圈的挪威,拥有对电池充放性能极不友好的极寒气候,却是全球对新能源车最友好的国家。”


作为全球最大的主权财富基金(Sovereign Wealth Funds)持有国,挪威王国的SWFs规模在2017年9月成功突破一万亿美元阈值,而其最主要的资金来源是仍在不断增加的石油出口外汇盈余。石油富国的另一个侧面,是挪威大力发展清洁能源和鼓励使用新能源汽车,力求将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的西半边打造成维京王侯们从未完工的梦幻国度。


「 现状:新能源车占比称霸全球 」

挪威公路交通委员会(Opplysningsrådet for veitrafikken)近日公布了挪威2017年的汽车上牌数据,其中狭义新能源车(纯电、插混)的销售比例达到了52%;如果算上广义新能源车(非插电混动),这个数字突破60%。

作为对比,2017年全年,全球狭义新能源车上牌数略超100万(为历年最高),但只占当年全球汽车总产量(9000万辆)的1.11%。有咨询机构预计,2018年将是新能源车的又一个井喷年,全球新能源车预计上牌量将达到170-200万辆,但也只能占据2%份额。

进入2018,特斯拉开始排产最低配版本的后驱Model 3,这款续航354km的纯电动车仅需3.5万美元,进口挪威的价格将比当地最热销的大众e-Golf稍高,但续航足够完成一趟从首都奥斯陆到第二大城市卑尔根的长途旅行。虽然这批“廉价”Model 3需要到2019年初才能交货,却也足以预示挪威的新能源车比例将因此进一步提升。

说了这么多数据,唯一需要表达的观点是——挪威人很爱新能能源车。如果要把事情说透,那这句话应该“翻译”成:挪威政府用全球最优新能源政策,让大部分挪威人都爱上技术目前仍未成熟的新能源车。”

这个人口密度只有12.6人/平方千米的北欧国家,充电基建设施已经步入成熟化阶段,约66%车主有条件在自家/租住的独栋房屋或公寓楼内对其新能源汽车充电。即使需要到公共充电桩进行补电,挪威大部分停车场都配有专用的新能源车停车位,用醒目的绿色标识和普通车位区分,普通汽车占用是需要罚款的(某些中国汽油车主:没所谓,反正我每天占充电位都没被罚过)。

不仅如此,挪威政府还计划继续扩展充电站的建设规模。不久,在各大城市的主干道上,每隔50km便有一座快速充电站,而这些项目都能拿到政府的财政补贴。2017年10月,挪威在奥斯陆以南65公里、紧靠欧洲6号公路的小镇吕格,开工建设配有42个超级充电桩的超级充电站。虽然这个桩数在中国并不算什么,但在欧洲大陆已是妥妥第一。作为对比,2017年新能源车产销量最大的两个国家,中美,因为国土面积过于庞大,其充电基建设施的密度完全被挪威碾压。


「 历程:自上世纪70年代开始 」

根据挪威公路交通委员会OFV的描述,挪威王国从1970年就开始发展新能源汽车产业,并陆续经历研发、测试、初步商业化、大规模引入市场、市场扩张五个阶段。只不过,本土化的技术研发与品牌打造并不顺利,比如挪威本土落魄品牌Think及其失败产品Think City,就是挪威重工业偏科的鉴证(基础能源很强,重工生产渣渣,瑞典抿嘴偷笑)。

因此,将新能源车大规模引入市场的要务,实则交给了各大外国车企,比如三菱、标致、雪铁龙、日产、大众、福特,以及后来者特斯拉。而在新能源车大规模进军挪威市场之前,挪威政府进行了幅度惊人的政策倾斜,以求从基层民众层面开始培养对新能源车的热忱。

自1990年起,挪威开始向石油生产企业和终端消费者同时征收二氧化碳税,但当时的汽车工业环境并不能为挪威民众提供哪怕一辆靠谱的新能源车,因此这项政策只能看作是针对大排量/老车型用户的“税务惩罚”。

然而90年代的挪威汽车管理政策并不止于“罚”,更多的“奖”才是领先全球的范例(针对纯电动车):免机动车登记税、免公共停车场停车费、减免年度牌照费、免路桥费(这一项贵上天了)。

踏入21世纪,新能源政策红利继续加码:免机动车增值税、允许使用公交车道、免渡轮船票。此外,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在2011年开始进入优惠行列,拥有减免登记税、免公共停车场停车费等优惠。

2009年,挪威成立了专门的交通能源局(Transnova),负责交通领域节能减排政策的实施、基础设施建设和数据统计,并拿出700万欧元投资基建设施。交通能源局还与挪威研究理事会(The Research Council of Norway)、创新挪威署(Innovation Norway)、电动车协会(Norwegian electric vehicle association)等官方或民间机构合作,对新能源车的项目研究和商业化运作提供支持。

只是,超过20年的长期补贴,让挪威政府不得不扛起来巨大的财政负担。在2015年前后,挪威政府一年就需要为新能源车的免税和补贴负担40亿挪威克朗(当时币值32亿人民币),而减排1吨二氧化碳的成本是0.68万挪威克朗,远高于其他减排措施。

更恼人的是,由于强大的政策激励作用,早晚高峰在公交车道上合法行走的私人纯电动车,占比已达85%。数量如此庞大的新能源车,巨额的补贴福利则由税种特细、税率特高的挪威税务收入来承担。如果你同时是一名挪威纳税人和一名汽油车爱好者,那么你将面临购买成本与使用成本都超过新能源车的燃油车,这让你有足够底气自称“光荣的纳税人”。    

为了解决越来越多的不公,挪威已经开始研究如何将新能源车的大幅度政策倾斜掰回来一点,比如取消纯电动车免费停车、免路桥费的优惠。此外,针对以特斯拉Model S / Model X为代表的豪华电动车,民众对取消其高额补贴的呼声很高,毕竟这是一种“劫贫济富”的不合理行径(Jeremy Clackson也曾如此说过)。


「 缘由:是原罪感还是爱环保? 」

公元9世纪才形成统一王国的挪威,用一部维京时代的兴衰史,用铁和血铸成的野蛮,为曾经如此落伍的北欧人在欧洲历史中刻画出厚重的存在感。从遥尊丹麦到遥尊瑞典,从被迫割让到王国独立,从纳粹占领到全境解放,曾是蛮夷的挪威王国几经沉浮,如今成了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人类发展指数稳居全球第一。

首都年平均气温只有7℃,高原、山地、冰川约占全境2/3以上,本国新能源汽车工业早已式微……从学术角度上来说,挪威非常不适合发展新能源汽车。然而挪威将新能源车销售比提升至52%,究竟是为血腥维京与生俱来的原罪寻求救赎,还是一心掏钱为环保大业作贡献?

如果说是原罪,会是有两种可能:一种因祖上驾着维京龙船沿着河而上烧杀抢掠,入侵欧陆与英国,甚至袭击地中海沿岸各大港口,犯下了罄竹难书的罪行;一种是挪威作为全球第三大石油出产国,数十年来在能源浪潮的推动下,为全球气候变暖和各大致命烟雾事件作出了“巨大贡献”。

然而第一种原罪似乎无法溯源赔付,毕竟北欧人种早已融入欧洲大家庭,其掠夺发家的历史甚至还被改编为《驯龙高手》这类无公害的影片。至于化石燃料的输出,毕竟占了挪威GDP的14%,并有7%的人口为其服务,直接裁减将对国民经济造成巨大影响,而在国内推行清洁能源之举“是为了赎罪”似乎站不稳阵脚,毕竟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污染基本都在石油消费国。

如果说环保之因,或许还算靠谱一点点。挪威本土的能源架构已经进化到极度清洁,其98%电力的来源是水力和风力这两种可再生清洁能源,因此非常有底气宣传“纯电动车0排放”。相比之下,中国绝大部分的纯电动车制造、电力生产、新能源车报废回收,都伴随着众多污染,我们宣传“0排放”只可能是自欺欺人。

根据欧盟统计局Eurostat的数据,挪威是除冰岛之外欧洲电价最低的国家,因此拥有了推进新能源车的强大经济杆杠。因为水力资源非常充足,挪威将汽车的能源消耗尽可能从石油转嫁到水力之上,石油则用于出口赚汇,百利而无一害。因此,关于“挪威为何大力推广新能源车”,笔者的结论不是原罪也不是环保,而是挪威作为全球水电比重最高的国家,廉价电力多用多省,附带汽车污染大幅度降低,以及各种关于“社会责任感”的光荣标签。


「 未来:拟2025年停售燃油车 」

2016年,挪威曾经爆出“2025年停止汽柴油车的销售”这一计划,然而并未沉淀为法案,不具备强制性的法律效力(德国政府也否决了类似的提案)。

毋庸置疑的是,无论挪威政府是否有最终的决心,挪威都最有可能成为第一个全电动车国家,毕竟历时20余年的全民教育和基础建设,已经令其拥有强大的全电动化潜力。

诚然,挪威的新能源车高占比,是全球新能源车产业的一颗引领潮流方向的北极星。只不过,它并不足以照亮整片欧亚美非大陆,除非电池技术瓶颈和单位生产成本得到完整的突破,续航忧虑症和高昂售价不再让全球新能源车潜在买家们一直停留在“潜在”阶段。(文:黄恒乐)


===

想更进一步了解新能源车?欢迎扫码关注我们的微信号:

声明:本文由行家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个人,不代表太平洋汽车网。文中部分图片来自于网络,感谢原作者。

网友评论